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3章 五十三
    搂着余丸,江不城满心满眼都是欢喜。夜已经深了,但他睁着眼睛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 因为再次确定她的爱意,他也找回了一些善良的想法。昨夜的混乱之后,内心的暴虐终于得到稍微的平息。

     可他睡不着。他谋划在他们的未来,他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让他的小鱼丸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。

     今天她的告白,她的“太喜欢江不城”,他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 曾被那样的爱意包围过那么长的时间,江不城当然能分辨出真假。

     看到余丸是如何对待那三个复制人以后,他想通了她喜欢他却仍然去找他们的理由。——余丸喜欢的是原来那个完整的江不城,从头发丝到脚趾尖,一点不差地全部喜欢着。

     这并没有什么错,这一点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 “滴滴滴……”

     时间接近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 余丸通讯器里的闹铃悄悄地响了几声。

     她连着无线耳塞,那声音小得只有她听得见。——前提是睡在身边的人已经睡着,且没有把脑袋紧紧地靠着她的话。

     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江不城放缓呼吸,听着余丸轻手轻脚地爬起来,下床、往外走,开门、关门,一直听到房间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 他支起身子,望向窗边,看着她的身影融进夜色里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余丸是去见玫瑰的。

     花房中,她偷摸摸地给他比了爱心。

     会心一笑后,玫瑰将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 修长漂亮的手指朝地面的方向迅速点了点,比出了一个“三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她看得真切,他的意思是:三点,这里见。

     余丸跑得很急。这一次她不会再失误了,只要见到玫瑰,不管他愿不愿意,她都会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 想到不久以后江不城就能恢复健康,心情雀跃,她的脚步也跟着轻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花房是公主的地盘,得益于位置偏远,且珍贵的花草经过特殊种植、不易搬运,这样的深夜根本没有守卫。

     暗夜的花儿带着一股冷香。

     密集的花丛被黑暗抹去了颜色,放肆生长的枝桠像长手长脚的鬼怪,形状扭曲地堆积在一起。

     余丸呵了口热气在手心,静静地在花房外等着玫瑰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其实玫瑰也想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对余丸做那个手势。

     他从公主那边出来,深沉的夜里、顶着冷风,越发地觉得自己的行径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——真奇怪啊,就像被什么迷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 想知道她当初哭着丢下自己的理由;想知道她打了公主,执意要找回他的原因;想知道为什么她要比那个爱心。

     ——莫莉公主对他很好,但他却毫无缘由地对只见过两次面的她感到更加亲近。

     想到下午余丸的表现,玫瑰既是好笑,又是好奇。像被猫爪子挠挠抓抓那样地,心痒到不行。

     花房近了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暗中观察,那位向着花房小路走来的、满脸温柔神色的少年,江不城心里想,果然是那样的啊。——余丸又一次地瞒着他,来见复制人了。

     他不生气、不嫉妒,他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 江不城并不是被抛弃的,江不城同样被余丸爱着啊。

     他心里全是积极向上、正面善良的想法。因为余丸给的爱,精力充沛、动力满满着。

 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他需要思考问题、解决问题,满足余丸的需要。

     ——余丸喜欢从前的一整个江不城。

     ——那既然是这样,他为了他们幸福的未来,就得努力把自己原原本本地找回来。

     第三次,已经十分熟练了。

     江不城用一种足以拧断脖子的力道,令复制人温顺,再慢条斯理地,确认他身体上的编号。

     “hl159p590……”

     归功于优秀的记忆力,结论得来的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 “啊,有点难办,你拿走了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大部分的脏器呢。”

     难办、难办,江不城不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 江不城被余丸改变,不是从前那个人渣了,他发誓要做一个很好的人。

     ——你看,所有美好的童话故事里,主角获得幸福的先决条件都是,他们是两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 ——只有两个善良的人才可以好好地相爱啊。

     复制人算人吗?应该算吧。

     只要剔除了那些,从他身上夺走的部分,拥有意识的复制人也算是人呀。

     只要剔除了就好。

     没有剔除时,江不城看着他们那张脸,总觉得像看到了怪物,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等了太久了吧,玫瑰怎么还没有来?

     余丸捏着口袋里的针剂,不由地感到几分烦躁。

     难道忽然不想来了?

     难道说的是明天下午三点?

     下午三点她的身份怎么可能自由进出花房,根本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说做贼心虚这个词是有道理的,余丸思来想去,考虑到了另一个可能性。——难道说,她想用复制人身体给江不城做容器的事情败露了?

     那三人凭空消失,她根据车票返回皇宫,却意外地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 原本推断为幕后黑手的莫莉公主,从表面上看,对于江不城和复制人的事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怎么说,好像有一股力量拦在她前面。

     只差一步就能带走复制人的时候,它偏偏不让她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,花枝战栗。

     随风而来的清淡花香中夹杂着一丝腥气。

     余丸吸了吸要留出清鼻涕的鼻子,好像闻到,又没有闻到。

     大概是泥土的味道吧。

     连日的疲劳加睡眠不足,她打了个哈欠,无聊地瞅了瞅天上。

     今夜没有星星,只有一轮惨淡的弯弯月。

     某个瞬间,这个空间的腥气一下子变重了。

     重到无法掩饰的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 余丸皱着眉,若有感知地转向身后。

     花房里疯长的植物遮蔽了视线,一丛丛、一片片,宛如从地底深处伸出的无数黑色触角。

     明明没有人。

     她的意思是,那些触角样的东西,分明不属于人类。

     沉重腥臭的风触不及防地扑上来,纵使有了防备还是不及躲闪。

     它罩住她,以一种吞噬的姿势。

     或者说,是拥抱。

     出于本能反应扔出几个小番茄,突突几声打在他的脚面上,引发那人一阵低笑。

     右手抓着口袋里的东西,她扑腾起来。

     那是余丸为玫瑰准备的,她给江不城拿咳嗽药时,顺便要到了镇定剂。

     “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考虑好了,要如何回应你的告白。”

     紧张时刻响起意料之外的声音,让她瞬间停止了反抗。

     脑子一片空白,余丸呆愣着,完全的,做错事被抓包的反应。

     江不城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 老天保佑,江不城千万不可以在这里!

     他的手指凉得像冰,贴合温热的皮肤,滑过柔软的脖颈。

     ——这个江不城,有点……

     ——是非常,陌生……

     尖尖的鸡皮疙瘩、发软的手脚,她开始发抖,她依靠他来站立。

     目光扫过水红色的唇,从前江不城只听人那样描述过,可现在他充分了解了,他们口中,她所散发的——繁殖能力出众的、清甜的,omega信息素气息。

     喘息……

     向后仰着,呼吸不畅地绷紧至极致,渴望与惧怕,她所归属的alpha。

     余丸忽然就知道了,江不城要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 他咬破了她的腺体。

     “余丸,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也喜欢你。”江不城轻声说。

     她倒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 ——直至死亡的前一刻,你的幸福都由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负责。

     ——余丸、余丸,直至死亡的前一刻,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都不会把你让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 ——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会找回你喜欢的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,原原本本的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,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 ——直至死亡的前一刻,威尼斯网上玩官方网站都将一直,一直地在一起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只有善良的人才可以问心无愧,后顾无忧地幸福,这是十分浅显易懂的道理。

     所以,即使知道自己已经沾上污浊,他们还是尽力地守护彼此眼中,对方的纯白羽翼。

     正如余丸不想让骄傲的江不城知道,自己用了怎样肮脏卑劣的手段,为他换来了新身体。

     正如江不城不会让余丸知道,那些复制人的下场。

     默契又可爱地,以爱为名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